当前位置:欧凯蒂网络搞笑艳遇迷局
艳遇迷局
2022-05-31

1.麻烦一箩筐

在城郊,有一家红玫瑰娱乐城,设施不错,收费不高,每逢闲暇,秦枫总喜欢去那儿玩。这天傍晚,因多喝了几杯啤酒,秦枫感觉内急,忙退出拥挤不堪的舞池奔向卫生间。眼瞅再有几步就要跨进门,意外从天而降——一个身穿短裙、化着艳妆的年轻女孩飞一般扑来,一头扎进他的怀里!

面对突如其来的艳遇,秦枫登时愣了神。我可是正人君子,从不做乌七八糟的事儿,请让开,别拖我下水!可不等他手忙脚乱地推开对方,年轻女孩已掐住他的脖子,气咻咻质问:“你个浑蛋,为什么要变心,背叛我?你要说不明白,信不信我掐死你?!”

口气够狠,手劲也够大,秦枫被掐得头昏脑胀喘不过气,只能在心里暗暗叫苦:姑奶奶,你认错人了。我压根就不认识你,何谈背叛?快松手,有话好好说。谁料,年轻女孩又往前凑凑,两张脸几乎贴到了一起,动静更是震得他耳鼓嗡嗡作响:“说啊,我那么爱你,你为什么还出来鬼混,勾三搭四?”

叱骂声中,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瘦男子从对面的房间里走出。想喊喊不出、想逃又无力挣脱的秦枫紧忙向他招手,翻着白眼求助。可恨的是,小胡子竟视而不见,扬长而去。

看来,若想摆脱这个素不相识的女疯子的魔掌,唯有自救。秦枫使出吃奶的劲猛力一撞,总算搡开了她。涨红着脸刚要骂,女孩却笑了,压低声音说声“对不起”,扭身跑远。

没来由地挨了一通诬陷,折磨,你以为你是宋倩倩啊,说走就走?秦枫恨得牙根痒痒,拔腿开追。恰恰这工夫,宋倩倩到了。

宋倩倩是秦枫新结识的女友,经常跟他来红玫瑰泡吧跳舞。许是性格不合拍,两人的关系始终处得别别扭扭,不尴不尬。眼下,看到秦枫和年轻女孩搂搂抱抱,宋倩倩大为生气,不容分说抽了秦枫一记响亮的耳光。秦枫被打蒙了,扯着嗓子喊:“倩倩,你为什么打我?”“别问我,问你自己。”宋倩倩剜了一眼年轻女孩的背影,气冲冲叫嚷,“你抱她了吧?亲她了吧?我要不来,天知道你还会做出什么事!”

抱是抱了,可是她主动投怀送抱的;至于亲,你看的是侧面,根本没那回事。这全都是他奶奶的误会。秦枫急歪歪地解释,可宋倩倩相信自己的眼睛,扔下句“你滚,你糊弄鬼去吧”,头也不回地跑走。而更叫人抓狂的还在后头——一个身强体健的大块头冷不丁闪出,一双大拳头握得嘎巴直响。特别是他的眼神,凶得像能杀人的刀子!秦枫禁不住打了个激灵,本能后退半步:“你,你是谁?想干吗?”

大块头冷声哼道:“我是楚七巧的男朋友。你再敢打她的歪主意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顺便告诉你一句,我是练拳击的,还缺个人肉沙袋!”

2.女人难缠

拍着良心说,秦枫真没见过那个叫什么楚七巧的年轻女孩。莫名其妙地被纠缠,女友跑了,又差点变成大块头的人肉沙袋,连番遭遇让秦枫气炸了肺,发誓就算翻遍全城也要抓住楚七巧,押她去向女友宋倩倩澄清事实。当晚,秦枫进网吧,闯夜店,折腾到后半夜也没瞄见楚七巧的影子。第二天,秦枫又向公司主管请了假,继续在街上晃悠。一转眼,天色渐黑,华灯初上,累得腿肚子直转筋的秦枫正打算走进饭店安抚一下呱呱乱叫的肚子,无意中眼光一扫,一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红衣女孩出现在不远处。

是换了衣装的楚七巧!

功夫不负苦心人,终于让我碰上你了!秦枫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,紧紧攥住了楚七巧的手腕。楚七巧不仅没慌,没喊,反而如热恋情侣般黏上了他,娇声说:“看你急的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想你?我想揍你。秦枫咬牙回道:“你叫楚七巧吧?为什么要坑我?”

“你说什么?去见你父母?好啊,等见过未来的公公婆婆,下个月我们就结婚。”楚七巧张开手臂拢住秦枫的脖子,“咯咯”地笑个不停。

打住,你不会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?秦枫心下一慌,正欲抽身,和昨夜如出一辙的情形再次上演:楚七巧说声“抱歉”,随即一阵风似的跑向附近的街巷,眨眼间消失得无踪无影。

又一次擦身而过。秦枫摇摇头,哭笑不得地拨通了宋倩倩的电话:“倩倩,你听我说,你要相信我——”

“闭嘴。你对我不冷不热,不咸不淡,原来是外面有人。你听着,我最恨你这种吃着碗里、望着锅里的花心货色!咱们完了,结束了,别再来烦我!”宋倩倩气急败坏地喊完,接着关了机。秦枫一听,苦闷万分地耷拉下了脑袋:楚七巧,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债,你为何要祸害我?!

此后几天,秦枫多次登门,试图求得宋倩倩的原谅,可宋倩倩丝毫不给他机会,连门都不让进。明摆着,解铃还须系铃人,楚七巧要不出面,以宋倩倩的脾气,永远都甭想重归于好。这天,秦枫又在宋倩倩那儿吃了闭门羹,唉声叹气正往住处走,一辆黑色轿车紧贴着他停了下来。

“喂,你会不会开车?想撞死我啊?”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,这下逮住了出气筒,秦枫劈头盖脸开训。但在车门打开的那一刻,他又大张着嘴巴噤了声。

车内,坐着的是个身材火辣、眸光勾魂的陌生女子。只见她妩媚一笑,冲秦枫招了招手:“先生,别生气喔。过来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“说什么?”秦枫弓下身,迟迟疑疑地问。陌生女子突然变脸,在勾住他脖颈的同时将一块手帕捂上了他的嘴巴:“你说的没错,我就想让你死!”

变故横生,秦枫大惊,仓皇后撤。但,晚了,那块手帕在乙醚里浸泡过,药性很猛,短短数秒,秦枫只觉眼前一黑,“咕咚”一声栽进了车内……

3. IT变挨踢

1.旅行路上的电灯泡

素儿跟高小治是相亲认识的,彼此看对方还算顺眼,就试着交往了。半年后,两家人便开始协商结婚的事。

结婚前,素儿的同事姜佳凡问她:“你俩会去度蜜月吗?”素儿摇头说:“没想好呢。”

姜佳凡却神秘地说:“别啊,不但要去旅游度蜜月,而且最好是婚前去。你们是相亲结婚,你未必了解他,不是有个建议说看情侣是否合适、是否真爱你,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起出去旅游吗……”听她这么一说,素儿也觉得有理。自己的确也对爱情存怀疑态度,对高小治也是将信将疑不太确定。

于是素儿当天就跟高小治提了想要先出去旅游、回来再结婚的事。高小治稍有迟疑,但还是答应了。

就在两人准备好自驾出行的车辆后,姜佳凡突然可怜兮兮地找到素儿,说自己被男朋友抛弃了,心情实在太差了,可不可以顺便带上她一起出游,反正车里还有空位。

素儿觉得很突然,也觉得不合适,寻思这个姜佳凡怎么没眼色呢。可是一看她那可怜状,心一软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。回去再跟高小治商量,高小治说:“这样不是去当灯炮吗?会不会反倒被我俩刺激到啊?不太好吧……”两人都觉得为难,可又商量不出好的拒绝理由。

最终出发那天,姜佳凡不知怎么就是掐着点赶来了。素儿脸皮薄,也没多说什么。高小治一看到姜佳凡,脸色就有些怪异。素儿怕他生气,还赶紧劝了几句。

没办法,人家已经背着包来了,这个奇怪的组合就出发了。走了大半天,傍晚时分,三人到了凉山地带。姜佳凡说当地有些景色,提议顺便去逛逛。

三个人先去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免费参观了一圈,完后天色就已经不早了。可姜佳凡看附近有猴山,便提议爬上去喂猴子。上山的路上人不多,也陆续有人下山来。

素儿和高小治觉得好累,但姜佳凡兴致勃勃。一行人爬了老高也不见猴子,倒是行人全都下山来了。再爬到高处,就只剩他们三个人。素儿心里有些打鼓,看来姜佳凡这失恋症状明显,人奇奇怪怪的,反常行为很多,一路估计会让人吃不少苦头。

没见着猴子,素儿提议下山。姜佳凡却说要找厕所,然后不由分说就拉着素儿往树林里钻。素儿说:“这里面哪来的厕所?”话音未落,就觉得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。

2.看你到底爱着谁

素儿醒来时,发现自己倒在树林草丛里。抬眼望天,太阳还没下山,看样子也没晕多久。

可是姜佳凡呢?自己又怎么晕了呢?素儿满腹疑惑的站起来,可是当她站起来,发现自己轻飘飘的,地上还躺着个一动不动的自己。

她吓了一大跳,这样子,自己是死掉了灵魂出窍吗?她伸出手去摇地上的自己,手果然探了个空。急着原路跑回去找高小治和姜佳凡,远远就看到那两人坐在石阶上。姜佳凡在哭,高小治不停的擦着汗。

素儿心里咯磴一下,他们为自己哭?不对,因为他们没来找自己。她刚想开口喊高小治,突然想,何不趁此机会看看到底怎么回事。这样子,还是不让他们看见听见为好。意念这样想着,人便走近去。没想到,那两人真的看不到自己。

这时高小治说:“佳凡你别哭了,你确定素儿是搭便车下山了?她怎么可能不跟我说一声呢?再说电话也不接,我们也赶紧回去吧……”

姜佳凡说:“好不容易爬上来,你就陪我坐会吧。你就真把往事都忘记了吗?我们以前还在这山上住过一晚呢。你都要结婚了,再给我一次机会多和你呆一会儿不行吗?”

素儿听完,心里明白了个大概。高小治说过自己前任女友是大学同学,好像他上大学的地方,就是这个城市。高小治也说过,跟前女友分手后就没再联系,但是没想到就是姜佳凡。看来他们旧情未了,自己这个相亲相来的对象,是敌不过如此有心机的女人吧。

素儿想着就要掉眼泪,一边咬着唇看姜佳凡做着悲伤状往高小治怀里歪。高小治往一边躲了躲,姜佳凡就不高兴地说:“高小治,你一直躲着我,是因为不爱我吗?你是从来都没爱过我对吗?”

高小治着急地说:“佳凡,你这次是故意接近素儿吧?故意要跟我们一起出游吧?就连这地方,也是你选的是不是?素儿是个善良老实的姑娘,你这样子太过分了,我要去找她,然后告诉她真相。”

姜佳凡看着站起来的高小治,满脸泪水的喊:“你说过这辈子只爱我的,我今天就是来证实这个的。现在看来,你又爱上别人了,我死心了。”说着,她突然冲到了悬崖边上。

高小治紧张地说:“佳凡,你不能一直有这么强的占有欲。何况我们已经分手了,你不能以死要挟一个人爱你。我承认我爱过你,但是那都过去了。你清醒一点好不好?让我们都重新好好生活好不好?”

姜佳凡凄然一笑说:“高小治,你辜负了我。从前,现在,这辈子,你都对不起我。我要让你内疚一辈子……”说完,她转过身轻飘飘地跳下了悬崖。

高小治惊呆了,跪在悬崖边上睁大眼睛,一时回不过神来。素儿也呆住了,她看到高小治用发抖的手报了警,又不断拨打自己的电话,一边喃喃地说对不起对不起。

素儿不知能做些什么,也不想再惊吓高小治,只好仍然静静坐在他身边。警察赶上山后,向高小治问了素儿和姜佳凡的情况后便开始搜山。

但是搜了几大圈,警察也没找到姜佳凡的任何线索,但是很快找到了倒在林中的素儿。高小治几近崩溃,扑到素儿身上大哭,不知是在心疼还是在忏悔。

3.学会原谅才幸福

素儿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抬进医院,医生检查后面面相觑,说她只是深度睡眠状态,并无异常。素儿试着飘向自己身体,灵魂和身体果然很快重合。

昏昏沉沉中不知过了多久,秦枫悠悠醒转。一睁开眼,便看到了陌生女子那张冷冰冰的俏脸。她的身边,站着个五大三粗、左腮上横着条吓人刀疤的壮汉。见他醒了,刀疤脸伸手薅住他的头发,“啪啪啪”甩了几个嘴巴子:“奶奶的,你还真能睡,害得老子守了你三个多小时。沈老板,怎么收拾他?”

被叫做沈老板的女子乜斜着眼睛,一脸的似笑非笑:“秦先生,现在,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,生,或者被大卸八块,从下水道里永远消失!”

“喂,你们是什么人?你怎么知道我姓秦?我和你们无冤无仇,为什么要抓我?”秦枫听得心惊肉跳,边颤声问边四下张望。糟糕,手脚被绑得结结实实,身子也被捆在了一张铁椅子上,动弹不得。而遭囚禁的这个地方,当是一座废弃的厂房。

沈小姐亮出从秦枫兜里翻出的身份证,冷哼:“少跟我装傻。快说,想死还是想活?”

这不废话吗,年纪轻轻活得好好的,谁愿意死?秦枫忙不迭地点头:“你别吓唬我。我,我得罪过你们吗?”

“老实回答我,你是干什么的?”沈小姐问。秦枫嘎嘣溜脆地回道:“我是IT公司的程序员——”

“IT?奶奶的,敢耍我,我这就让你瞧瞧啥叫挨踢!”刀疤脸恶叨叨地抢过话茬,飞起一脚踢向秦枫的肚子。秦枫无处躲闪,重击之下顿时疼得“嗷嗷”大叫,冷汗亦涔涔而下。刀疤脸仍没罢手,快速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上了秦枫的脸颊:“老子最喜欢疤瘌。你这张脸,若刻上十刀二十刀,一定非常壮观!”

“求你别乱来啊。你究竟想让我承认啥?我听你的,你说我是干什么的,我就是干什么的,流氓地痞收破烂的,都行。”

沈小姐笑了,笑得直叫人寒毛倒竖,脑后冒凉风:“秦先生,有种,我佩服你的硬骨头。不过,我更相信那句老话:不见棺材不掉泪。你等着,上好的‘棺材’马上就到。”说着,沈小姐拨出了一个电话。短短十几分钟后,两个手下押着“棺材”到了。在这十几分钟内,刀疤脸也没闲着,摆拳勾拳窝心脚,一下比一下狠,如雨点般噼里啪啦地落到了秦枫的脸上,身上。秦枫也是血肉之躯,哪禁得住这般折腾?等沈小姐喊停的时候,人已被打得鼻青脸肿,嘴角渗血。强撑着瞪大眼睛望去,本就昏头胀脑的秦枫又晕了。

沈小姐口中的“棺材”,居然是给自己惹下天大麻烦的楚七巧!

“秦先生,她是你女朋友吧?”沈小姐问。秦枫吃力摇头:“不……不是。”

“哼,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为了狗屁使命、六亲不认的男人。”沈小姐怪声怪气地说,“刀疤,既然他不要,那就送给你了。”

“谢谢沈小姐。”刀疤脸猴急地撕掉上衣,歪笑着扑上。楚七巧的嘴里塞着块破布,双手又被反绑,能派上用场的只有膝盖。就在刀疤脸冲到跟前的刹那,楚七巧做出了鱼死网破的举动,猛地提膝击中了刀疤脸的肚腹。猝不及防中挨了重重一顶,差点“永垂不朽”,刀疤脸顿时恼羞成怒,恶声大骂:“狗六子,麻杆,你们他奶奶的没长手啊?剥光她,老子要开荤!”

“刺啦”,楚七巧的上衣被撕碎,露出了白皙的肌肤。刀疤脸兽性大发,欲行不轨,却听一声闷吼骤然响起:“你们这帮畜生,住手!”

是秦枫。秦枫紧盯着沈小姐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是警察,有本事你冲我来!”

4.身份换位

情急之下喊出的这一嗓子,还真化解了危局。被迷药迷晕,被囚禁殴打,秦枫始终在琢磨沈小姐和刀疤脸抓他的真正用意。直到楚七巧也被押来,并提膝猛击刀疤脸,他才恍然:楚七巧十有八九是警察。想想看,一个柔弱女子,危急时刻处变不惊,反击既准又狠,这说明她受过系统的训练。再回想沈小姐嘲讽他说出的那句话:为了使命,六亲不认,秦枫更加断定自己的猜测不会出差。沈小姐极有可能犯了一个大错,那就是误认为他秦枫是警察。

果不其然。在和沈小姐接下来的对话中,秦枫渐渐梳理出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:那晚,在红玫瑰娱乐城,当他被楚七巧缠得头大时,从对面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蓄着小胡子的男子。这个小胡子,是沈小姐的男朋友。次日傍晚,在饭店外,楚七巧故技重施又黏上了秦枫,但他丝毫没觉察,一辆轿车正从楚七巧的身后开过,车里坐着的也是小胡子。头次遇到楚七巧,楚七巧穿的是高跟鞋、超短裙,浓妆艳抹像极了流莺夜度娘;第二次相遇,楚七巧穿的是长裤,平底鞋,素面朝天还换了发型,更让秦枫郁闷的是,她两次留给小胡子的都是背影。

“沈小姐,即便我见过你男友两回,又能说明什么?”秦枫问。沈小姐的眼底忽地闪过一丝冷光:“说明你是警察,要么是警方的眼线。我男友做了两笔生意,你都在交货现场出现过。而且,他还被警察抓了!要说巧合,只有傻子才会信!”

原来,沈小姐和小胡子从事的是见不得光的贩毒勾当,自会处处小心,时时小心。每次交易,也必然会在周遭埋伏人手,严加防范,以备不测。完全能想见,小胡子一落入法网,他的手下就将秦枫列为重大怀疑目标。殊不知,楚七巧才是暗中跟踪、取证的警察。可事到如今,就算满身是嘴、满嘴是舌也说不清。秦枫扭头瞪了楚七巧一眼,心说:人要倒霉,真是喝凉水都塞牙。楚七巧啊楚七巧,你可坑死我了。想着,秦枫叹口气开了口:“沈小姐,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很简单,换人。”沈小姐恨恨说道,“我爱我男朋友,绝不会抛下他不管。只要你们放了他,我就放了你。如果不答应,哼,我就送你归西。请放心,有她作伴,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的。”

话音未落,楚七巧一个劲地摆头,“啊啊”做声,试图吐出堵住嘴巴的破布。刀疤脸刚一拽掉,楚七巧便神情惊惶地嚷:“老公,快答应她,我可不想死啊——”

你叫我什么?老公?拉倒吧,别演戏了,我分明是你替罪羊,替死鬼!秦枫哼道:“闭嘴。该怎么做,我心里有数。”

“痛快。”沈小姐说出了事先策划好的交-去掉加入桌面-->

信息检索标题 全文 刊名 按相关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var domain = window.location.host; function doclick() { var aArray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Name("r1"); for (var i = 0; i< aArray.length; i++) { if (aArray[i].checked) switch (aArray[i].id) { case "_title": keywordSearch(); break; case "_content": keywordSearch(); break; case "_name": serachtext(); break; } } } function focusthis(obj) { obj.value = ""; } function serachtext() { var obj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ext1"); var v = obj.value; if (v.length >0 && v != "按刊名、标题、全文检索") { window.location.href = "TextSerach.aspx?m=" + v; } } function serachborn() { var obj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ext2"); var v = obj.value; if (v.length >0 && v != "按刊名检索") { window.location.href = "BornSerach.aspx?m=" + v; } } function keywordSearch() { //px = document.all["slt"].options[document.all["slt"].selectedIndex].value; px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slt").options[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slt").selectedIndex].value; var vurl = ""; var vf = ""; var vl = ""; var rv = GetRadioValue("r1"); //var vk ="http://59.151.51.142/search.aspx?m="; var vk = "/text/So.aspx?m="; if (typeof (jQuery("#text1").attr("value")) == "undefined" || jQuery("#text1").attr("value") == "" || jQuery("#text1").attr("value") == "按刊名、标题、全文检索") { alert("请输入查询参数!!!"); return; } else { if (rv == 1) { vk = vk + "2&i=1&k=" + escape(zh(jQuery("#text1").attr("value"))) + "&f=1"; } else { vk = vk + "1&i=1&k=" + escape(zh(jQuery("#text1").attr("value"))) + "&f=1"; } } vurl = vk + "&e=" + encodeURIComponent("http://" + domain + "/Text/Article.aspx") + "&j=" + encodeURIComponent("http://" + domain + "/Text/Mag.aspx") + "&s=" + px; if (("http://").length >7) { vurl = vurl + "&big5=1"; } window.open(vurl); } function txtFocus(obj) { obj.value = ""; } function zh(txt) { return typeof txt == "undefined" ? "" : txt; } function txtblur(obj, txt) { if (obj.value == "") { obj.value = txt; } if (!(/^d+jQuery/).test(obj.value)) { obj.value换人质的时间、地点和一大堆条件,并追问秦枫上司的电话号码。秦枫在IT公司上班,平素极少和警察打交道,除了110,哪晓得楚七巧的上司姓甚名谁,号码多少。正自犯难,楚七巧又拖着哭腔喊起来:“老公,别磨蹭了,快跟你们陈局说,我们都快没命了。沈小姐,我知道他们陈局的电话,我说你拨。”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

欧凯蒂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